• 2020年2月Bluerider ART 台北.仁愛推出法國Pascal Dombis及德國的Caro Jost兩位藝術家,以不同的當代創作手法- 演算及挪用,探索關於過去、現在、未來不同面向,’Algorithm & Appropriation‘  「演算 & 挪用」- Pascal Dombis, Caro Jost 雙人展。圖像在歷史上早於文字之前被使用,身處數位科技之時,科技工具、大數據技術、人工智慧發展等,不僅影響未來也改變歷史,作為當代的藝術創作者 ,Dombis引用柏洛茲曾說”Image is Time”,圖像代表人們與時間的關係。Dombis以嶄新的媒材Algorithm演算法作為創作方式,操作不同變項進而創造不同的視覺影像,透過立體光柵媒材的疊合,除了創造新型態的藝術語言,也帶出數位時代圖像的閱讀及資訊的傳播隨時間演進,如何改變人類生活的思考。藝術上的Appropriation 挪用、是適當地使用既有存在的物件及圖像,借用它、 採用它做出意義上的轉化,挪用的開端及翹楚是Marcel Duchamp使用readymades 現成物的概念,僅透過選擇工業產品及展示的過程來傳達藝術意義。自此之後,達達主義(Dada) Robert Rauschenberg 等藝術家都採用了非傳統的材料納入自己的作品。進到1990年代後的數位時代,不斷蛻變與進化的科技更讓藝術挪用的方式更加擴展,各式各樣的訊息、媒體都可以成為作品的一部分。Caro Jost 從藝術史中探尋過往藝術家的故事,挪用他們最原始的文本、親自抵達原始的時空場域,輸入素材、轉化、重新編碼,直接用新的形式輸出,她向卓越的藝術成就致敬,並將精神性融入到自己的藝術作品中。使用「行動」即「藝術」的直接方式,表達一種自我發現的世界觀。

    看展覽 Online Exhibition

    Pascal Dombis, RightRong (X1), Lenticular print aluminum composite, 2014, 110x110cm, Lost Everything, All Left Traces, Lenticular print on cut mirror aluminum composite, 2018, 60x60cm

    Caro Jost, Notes C.J. (Ten Man) III, Epoxy, sand paper, tape, acrylic, digital, silkscreen on shaped canvas, New York, Munich, 2011+2019, 88x127x15 cm

    看展照片

  • 看藝術家 Pascal Dombis

    Rizong III (1999), Villa Tamaris, La Seyne-sur-Mer – FR, Site specific digital print installation, 9.00 x 4.30 m

    談到為何選擇以線為起點,Dombis說:”A line is not just a line: it is a whole story. It might even be the story of Mankind.” 在澳洲原住民的文化中,「線」是人類歷史源起的起點,他們深信每個圖騰的始祖在漫遊全國時,沿途撒下語言和音符,織成「夢的途徑」(Songlines,有人稱之為歌之版圖)。古希臘伊比鳩魯學派也認為,世界的創造源於原子在其看起來垂直的墜落中的輕微扭曲,它們相互碰撞而誕生了真實世界。對Pascal Dombis而言,使用數位科技作為創作媒材,他非常謹慎的將科技的技術做為一項工具來使用,而非將這項工具用來展示其功能,或不小心落入被技術引導的窠臼。他使用電腦演算法的科技,保持作品與技術之間有一定的距離。而在過去近30年創作過程中,Dombis從初期的線條,到加入文字、圖像等元素,不斷的使用演算法,加深其程式語言的複雜化程度,讓透過電腦編碼運算產生的資訊以超量過載的方式產生不同的視覺效果。

    Pascal Dombis 帕斯卡爾·多比斯

    (France, b.1965

    法國國立里昂應用科學學院主修工程科學學位,美國波士頓塔夫茨大學修習電腦藝術。現居住及創作於巴黎。出身工程及電腦科學的Pascal Dombis為法國知名數位藝術家,90年代開始利用電腦演算法作為創作手法,透過撰寫簡單的程式編碼,讓電腦進行重複性運算,操作不同變項而產出不同的視覺影像,透過立體光柵的疊合,作品呈現特殊未來感。Dombis有豐富的國際展覽經歷,包含巴黎大皇宮(Grand Palais)「藝術家與機器人」展,55屆威尼斯雙年展官方衛星展「Noise」,法國文化部於巴黎皇家宮殿(Palais Royal)委託客製現地計畫「Text(e)s~Fil(e)s」,巴黎白晝之夜(La nuit Blanche),義大利阿克里當代藝術博物館等。作品由台灣國巨基金會,布達佩斯美術館、日本大型企業Seiko Epson Corp. Canon Inc.,韓國大邱美術館等重要機構永久收藏。

    台灣國巨基金會收藏

    Ligne-Flux (2016), @ E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Architecture, Strasbourg, FR , Pascal Dombis & Gil Percal (architect), Foot-bridge under face, printed glass, 2016年於法國聖特拉斯堡的建築學院 (E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Architecture, Strasbourg)校園天橋設計作品

    Perspectives Inversées (2017), 巴黎皇家宮殿花園 (Jardin du Palais-Royal, Paris)由三面玻璃面板組成的。

    Time Cube (2017), @ Orenga de Gaffory, Patrimonio, FR , UV black print on digitally cut aluminum composite with inside mirror. Pascal Dombis展現了豐富的創作能量,不僅在創作題材上不斷突破,以線條、文字、圖像的元素加入作品中;更在作品展示的形式上不斷創新。將文字系列的作品立體化,Dombis打造出Time Cube (2017),這件四方體、中間鏤空的作品。置於戶外空間,高兩米五的立體裝置,觀者可以繞著Time Cube移動,閱讀作品中呈現的文句,進入互動性的觀展體驗。另外,Dombis也有不少影像呈現的作品。如 The End(less),為期六年 (2013-2018)的創作計畫,曾參與國際大型藝術節,於2013年的巴黎白晝之夜 (Nuit Blanche)活動中,於巴黎里昂地鐵站做限時12小時的影像投放。

    The End(less), 2013, @Nuit Blanche 2013, Métro Gare de Lyon, Paris, FR, Site-specific film installation, 2 screens, 4 × 2.5 m each

    Post-Digital Mirror , @Noise, 55th Venice Biennale of Art, 2013, Dombis的重要展覽經歷,參與55屆威尼斯雙年展官方衛星展「Noise」,展出其經典的單色monochrome系列作品 Post-Digital Mirror。

    身處現今數位科技與生活不可分的社會,人們早已形成一種圖像資訊閱讀思考模式。追溯至20世紀初期,戰後的短短八年間,達達主義 (Dadaism) 席捲歐美,「反藝術」的訴求、顛覆了當時人們觀看藝術的方式。從達達運動創始人Hugo Ball (Germany, 1886-1927) 的Cut-Up 有聲詩,以斷裂式的朗誦掩飾詩文;乃至法國藝術家Francis Picabia (1879-1953)在達達主義的影響下,創作出著名拼貼作品 “Tableau Rastadada”。 達達藝術透過分裂、重組圖文,追求偶然和隨興,進一步挑戰傳統美學體系。1960年代開始,多位歐美藝術家使用受電腦控制的繪圖儀 (Plotter) 進行創作。1980-90藝術家透過程式編碼在電腦直接進行繪製,如Ernest Edmonds (UK, b. 1942)、Desmond Paul Henry (UK, 1921–2004),皆利用分形 (Fractal) 重複排列組合進而產生複雜圖像。而演算法藝術 (Algorithmic art)的出現,不僅突破了人們對於藝術手繪的認知,更開創人文思想與人工智慧之間關係的探討。

    Francis Picabia, Tableau Rastadada, Cut-and-pasted printed paper on paper with ink, 1920

    Hugo Ball reading cut-up poem “Karawane”, 1916

    Pascal Dombis受到美國小說家 William Burroughs 柏洛茲 (1914-1997)以及英國作家詩人Brion Gysin (1916-1986)於60年代使用”Cut up”挖空切割技術,重組文本及影像進行藝術革命的影響,開始在演算法的語言中,加入文本、字母、圖像等元素,進而更複雜化原先僅以線條創造出的幾何抽象視覺,帶出作品中達達主義的精神。William Burroughs柏洛茲創作使用的”Cut-Up”切割法,為重要的一種藝術實驗手法,將文本與圖片進行不同形式的切割與變形,再重新組合。Dombis選擇了柏洛茲在創作中探討文字與圖像之間關係的一些字句,如 ”Image is time”, “Image is trapped in word”, “Reality is a scanning pattern” 等,將這些文字或格言,以切割的形式加入作品。線條、文字、圖像,都是數位科技輕易即可產生的基本元素,但是當Dombis把這些元素都加入演算法的操作之中,能夠掌握的變項即更加繁複,而文字與圖像本身所代表的符號,其乘載的信息與資訊,也讓呈現出的內容含有更多層次的意義。 1990年代末期,Dombis便開始使用演算法(Algorithms)的技術創作,經過近30年的創作經歷,在藝術家資訊收集、程式編寫、信息承載的主導下 ,Dombis純熟的演算法技術,透過數位演算藝術的隨機性,表達當代人工智能與人文社會思潮的深入探討。

    在提及演算法如何運用為新媒材之前,勢必會提到自1980年代中期開始發展起的Fractal Art分形藝術。分形藝術利用電腦進行計算,依照數學公式反覆迭代運算,創造出對稱、幾何,不斷擴展的圖形。以演算法作為創作工具,基本上較分形藝術的幾何迭代指令更加複雜化,透過將不同的指令輸入程式中,由電腦進行圖像的繪畫。一般常見將演算法當作繪圖工具,利用撰寫程式語言去模擬、排除、或辨別既有影像的再現。Dombis早期的創作以抽象繪畫為主,他對於幾何、抽象、螺旋(Spiral Form)等元素非常感興趣,在90年代初期接觸到電腦藝術時,Dombis即以最基礎的「線」作為操作變項,讓運算程式不斷的重複同一指令延伸「線」的運轉方式,創造出如有機體一般的型態。每當他改變一項程式語言中的變項,電腦運算產生出的圖像即會改變,每次隨機產生的影像都不盡相同。而這個演算法機器的創作過程,與有機物無限繁殖的過程也略有相仿。

    Rizong I (1999), Centre Culturel Français, Turin – IT, Pigment print and acrylic paint mounted on plexiglass, 1.00 x 3.00 m

    William Burroughs / Brion Gysin, The Third Mind, 1965

    Fractal art exhibition, 2013

    Video, Meta-Google (2015-2018)

    Dombis有許多大型公共藝術創作計畫。從早期隨機排列線條的系列,如2008年於巴西聖保羅伊塔烏文化學院(Instituto Itaú Cultural)建築物外牆上百萬條彩色線條組成的Mikado Xplosion (2008);美國伊利諾西北大學校園內Block Museum的螺旋線條系列Antisana II (2008),由幾何線條創造出不斷擴散、如有機生命體一般的形體。

    Dombis除了利用演算法隨機排列各式幾何線條,在作品中也加入了文字的元素。長達五年 (2010-2015) 的著名創作計畫 Text(e)~Fil(e)s,2010年於巴黎皇家宮殿 (Palais Royal) 展出,長252米,如鋪蓋於地上的緞帶,作品中堆疊成千上萬條歐美著名文學家,如 伏爾泰、盧梭、狄德羅、狄更斯、波特萊爾…等,撰寫有關巴黎皇家宮殿的文本。Text(e)~Fil(e)s系列也曾以時尚、織品相關文章內容排列,2015於巴黎時尚與設計中心 (Cité de la Mode et du Design, Paris)木棧道現地製作展出。當人來人往的人潮走過皇家宮殿的長廊,不僅豐富了視覺感受,更提供一種沉浸式的觀展體驗。

    Antisana Virus (2001), Galerie EOF, Paris, FR, Print installation of 100 unique pieces, 60 × 60 cm (each)

    Pascal Dombis, Google Google (Mirror), 2015, Lenticular print on mirror aluminum composite, 1.20 × 1.20 m

    SpamScape (2012), Lenticular print on aluminum composite, 2.20 × 2.20 m (2 panels), 巴黎大皇宮(Grand Palais)「藝術家與機器人」展,展出探討網際網絡世代資訊流通議題的 Spam Scape。

    文字在Dombis作品中,透過演算法的操作,改變字型、變換大小、翻轉、堆疊、字音轉換等,最終文字的意義或已消弭,而可被當作是一種圖像去理解。使用文字作為基礎的計畫RightRong,將原先呈現對立的兩個單詞Right/Wrong大面積的堆疊覆蓋於立體光柵(Lenticular)上,模糊動態的閱讀經驗,讓視覺不再專注在字詞的對錯和字義,反而反覆咀嚼混亂而多層次的立體圖像。SpamScape計畫則來自於現代人無論生活或工作在電子郵件的處理上,經常忽略的垃圾郵件(Spam)內容,這些由人類建立,透過人工智慧產生模擬真人口吻的垃圾郵件,佔現今電子資訊的90%流量,透過機器人編寫程序來騙過機器的企圖,反映科技社會中真假訊息的多變。

    除了文字,數位科技時代下的資訊社會,大量流動的圖像以及網路普及所帶動的快速資訊流,也在當代社會中對大眾生活型態產生影響。Dombis的經典系列計畫Meta-Google,以社群最大資訊搜尋平台Google為數據基礎,藝術家定期Google特定字句或是資訊,有時單純Google “Google”,有時Google影響其至深的William Burroughs於作品中討論關於語言與圖像關係的格言,蒐集到的成千上萬圖像,有些關於Google行銷資訊,及未來網路推進發展的內容,有些則包含網路搜尋平台涉及監控議題的討論,代表了資訊社會中對於該主題的各種正反討論或詮釋,而這些圖像作為該計畫的材料,Dombis以隨機、大量運算的形式堆積排列,重複堆疊書寫出一篇篇在立體光柵下神秘而誘人探究的篇章。配合以立體光柵(Lenticular)的方式呈現,當觀眾身體隨著畫面移動,動態、模糊、隨機的動態視覺,讓讀取這些圖像變得更加複雜,藉此討論數位時代中,數位演算、以及無法計數的數據資訊擴張,對現今社會的生活型態所帶來的影響。

    Video, The Ends of Painting, 2019

    國內外媒體報導

  • 看作品 Pascal Dombis

    Enquiries 所有作品洽詢:
    beckyhung@blueriderart.com
    T:+886-2752-2238 ext. 106  Becky Hung 

  • 看藝術家 Caro Jost

    Caro Jost 卡蘿•傑斯特

    (Germany, b.1965)

    慕尼黑大學法律學院及慕尼黑藝術學院畢業,現居住及創作於慕尼黑。每個藝術家都有自己喜歡的藝術家,然而將這種鍾愛在自己的作品中表露無遺的,就是來自德國慕尼黑的藝術家 Caro Jost,長期追溯以慕尼黑為大本營的抽象表現主義為主題創作。她的創作關於時間、空間及事件,另一成名系列Streetprints,造訪全球超過70個地點,將在街頭採集的痕跡烙印在畫布上。作品曾在紐約MoMA、紐約 Chelsea Art Museum、威尼斯 Guggenheim Collection等機構展出、並獲MoMA Library collection (The archives of MoMA, NY) 、Chelsea Art Museum (NY) 、Museum of the City of Munich等多間國際重要藝術機構永久收藏。

    Artist Studio Munich, Germany

    Museum der Bildenden Künste, Leipzig, Germany

    MOMA, New York, United States

    Peggy Guggenheim Museum, Venice, Italy

    Chelsea Art Museum, New York, United States

    藝術上的 Appropriation 挪用,是適當地使用既有存在的物件及圖像,借用它、 採用它做出意義上的轉化,挪用的開端及翹楚是 Marcel Duchamp 使用 readymades 現成物的概念,僅透過選擇工業產品及展示的過程來傳達藝術意 義。自此之後,達達主義(Dada) Robert Rauschenberg 等藝術家都採用了非傳 統的材料納入自己的作品。進到 1990 年代後的數位時代,不斷蛻變與進化的科 技更讓藝術挪用的方式更加擴展,各式各樣的訊息、媒體都可以成為作品的一部分。

     Marcel Duchamp with Bicycle Wheel, 1913

    Robert Rauschenberg Retroactive II 1964,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Chicago)

    不使用畫筆或畫架,也不將攝影幻覺轉為現實,而從街道上尋找主題,Jost耗時數年完成的知名紀錄片作品Final traces of abstract expressionists,她追溯時代,像偵探般追蹤著前輩抽象表現主義藝術家的創作軌跡造訪工作室並會面熟識藝術家的親屬及友人,走過藝術家取材的街道、公寓、會議場所、酒吧及展覽空間,所有的素材,關於逝去的藝術家,然而藝術仍在發展。抽象表現主義不以描繪具象為目標,而是透過點、線、面、色彩、形體、構圖來傳達各種情緒,沒有具象畫面,但紐約這個城市卻處處殘留著他們的足跡。當Hans Hoffman、Jackson Pollock、Mark Rothko等藝術家著正裝,在鏡頭前留下合照,在紐約各地的建築空間中留下他們的精神意志,在厚厚的剪貼紀錄本中,地上的痕跡烙印在畫布上,最後Caro Jost 站在Barnett Newman曾經駐足的地點 ,慢慢退後卻變成了自己作品中的人物,是一首穿越過去與現在時間交織的詩歌。

    NOTES W.K. June 30, 1911(envelope and stamp), epoxy resin, acrylic, digital silkscreen on shaped canvas, 2018, 66 x 59 x15 cm, Wassily Kandinsky 郵戳 1911年親筆寫給當時女友Gabriele Münter 書信信封,原版由Gabriele Münter 基金會授權,Carol Jost 再挪用創作

    另一著名系列 ─ Invoice Painting ,Caro Jost 也蒐集藝術家在某個特定時間點創作時使用的檔案,像是筆記手稿、 購買顏料的收據副本,挪用於畫布上再創作出屬於她的藝術,像是 Invoice painting B.N. February 8, 1956,Sketch G.M. March 15 1922 (detail red, yellow and blue),Notes W.K. 1909 blue 等作品系列。這些材料購買的副本紀錄了現代重要藝術品的近期起源,Jost 將它們化作創作的一部分。如康丁斯基居住慕尼黑時期的作品是以色彩為主導的浪漫概念,強調從物質主義中甦醒,讓觀看者被一陣陣厚彩的浪潮包圍;Jost 則是一點一點地在模糊、不清晰的文本中,含蓄地分析這些色彩組成,重現 The Blue Rider浪潮的浪漫色彩靈魂在作品上。Jost 獨特的創作概念及形式受到重要藝術家認同並獲得藝術家基金會支持提供珍貴手稿如 The Barnett Newman Foundation, Gabriele Münter Foundation, Günther Uecker…等, 創作計畫具發展潛力。

    INVOICE PAINTING B.N.February 9, 1951, Epoxy resin, synthetic, acrylic, digital silkscreen on canvas, 2016, 60 x 60 x 4 cm, 1951年Barnett Newman 買顏料收據,原稿由Barnett Newman 基金會授權

    Caro Jost 獨特的創作手法,使用「行動」即「藝術」直接的方式,表達一種自 我發現的世界觀,並將時間、痕跡、行動具體化,存在於連續時空的美學物件裡。 在多年的創作生涯中,她創造出許多著名、經典的系列。其中,其成名系列 Streetprints,造訪全球超過 70 個地點,將在街頭採集的痕 跡烙印在畫布上。藝術層層疊疊不斷建構在過去的歷史上,Caro Jost從藝術史中探尋過往藝術家 的故事,挪用他們最原始的文本、親自抵達原始的時空場域,輸入素材、轉化、重新編碼,直接用新的形式輸出,她向卓越的藝術成就致敬,並將精神性融入到自己的藝術作品中。使用「行動」即「藝術」的直接方式,表達一種自我發現的世界觀。一件件的作品像是無法被消去的副本,Jost將時間、痕跡、行動具體化,挪用,卻帶入一份愛意,存在於連續時空的美學物件裡。2019 年 Jost 發展最新 Public Paintings ‘Walk the Talk’ 系列,她將 2001 年於紐約街頭蒐集到的活動傳單,於 2019 年重新檢視並將紙張上部分文字內容 強調、抹除,不受時空背景限制,持續將此精神延續至發展成熟以及新創的主題系列當中。

    35 White Street, New York, May 11, 2018 (former studio of Barnett Newman) ,  Streetprint, digital silkscreen on canvas, 2018, 61 x 46 cm, Caro Jost 於現址:紐約白街35號前地上街頭拓印street print,此為Barnett Newman 工作室舊址

    Damascus Gate, Jerusalem, 2013, Street print 街頭拓印

    Parque Central, Havana, 2014, Street print 街頭拓印

    Rooftop race track, Turino, 2017, Street print 街頭拓印

    Rooftop race track, Turino, 2017, Street print 街頭拓印

    Panama Paperworks, Notel by Academy of Fine Arts, Munich, 2016 500 drawings on law gazettes

    EVERYONE CAN BE A STAY, Epoxy, acrylic, ink on canvas, New York/Munich. 2001+2009, 110x70cm

    FAILED, Epoxy, acrylic, digital silkscreen on shaped canvas, New York, Munich, 2001+2009, 126x88x15cm

    藝術層層疊疊不斷建構在過去的歷史上,Caro Jost 從藝術史中探尋過往藝術家 的故事,挪用他們最原始的文本、親自抵達原始的時空場域,輸入素材、轉化、 重新編碼,直接用新的形式輸出,她向卓越的藝術成就致敬,並將精神性融入到 自己的藝術作品中。

    國內外媒體報導

  • 看作品 Caro Jost

    工作室系列
    Caro Jost將曾經於世界各地旅行的回憶,創作過程的想法,乍現靈感的新作,或以Streeprint呈現、或以Hand shaped canvas形式表現,如同寫日記一般,一篇篇陳列在這一整個如同工作室的牆面上

    Invoice Paintings & Notes 系列
    Gabriele Münter書信郵戳 1911年Gabriele Münter寫信給Wassily Kandinsky的親筆信封手稿及郵戳,原版由Gabriele Münter基金會授權,Caro Jost挪用創作,以經典的手摺畫布呈現,將過去的瞬間凝結於作品

    Günther Uecker Invoice 德國當代藝術大師Günther Uecker以釘子裝置聞名,Caro Jost取得Uecker購買創作需用的釘子的Invoice單據並挪用,畫布上的”bezahlt”在德文代表”已付款”,為Uecker親筆手跡

    Gabriele Münter親筆繪圖草稿 1911年Gabriele Münter臨摹Wassily Kandinsky多幅畫作,繪於草稿圖紙上,草圖真跡由Gabriele Münter基金會贊助,Caro Jost挪用於作品,畫布上之色塊為Gabriele Münter創作常用色調

    Caro Jost取材她親身走訪並拍攝的紀錄片Final Traces of the Abstract Expressionists,一幀幀的膠片定格畫面,集結十數位抽象表現藝術家過往工作室或住所的痕跡

    Public Paintings系列
    Caro Jost將2001年於紐約街頭、地鐵、公共場所收集到的傳單或是夜間課程手冊作為創作挪用拼貼使用的素材,此件作品的課程內容教授藝術家如何獲得藝廊代理銷售,Jost揶揄註記上大寫的”失敗”

    Enquiries 所有作品洽詢:
    beckyhung@blueriderart.com
    T:+886-2752-2238 ext. 106  Becky Hung 

  線上看展 Online Viewing Room
【台北·仁愛】 RenAi gallery,
Taipei 

  Algorithm & Appropriation 演算 & 挪用-Pascal Dombis, Caro Jost雙人展 2.15 –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