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rider ART 台北.敦仁 New landscape 4.0  新風景4.0

- Sven Drühl斯芬.杜爾首個展

 

科學與藝術在山腳分手,在山頂會合 ” - 法詩人Gustave Flaubert

Bluerider ART 很榮幸宣布,七月份將於[台北·敦仁]舉辦新代理德國藝術家Sven Drühl的首個展 New landscape 4.0 新風景 4.0,展出藝術家近年系列的繪畫作品。對於藝術史相當著迷的 Drühl,風景一直是他創作的重要主題。他以顛覆傳統繪畫的手法,並利用非傳統的材料如矽氧樹酯(silicone)、油彩、漆料等化學組成不同的特性,描繪山景、樹木、火山等不同的自然主題(motifs),無論是取鏡或是繪畫層次的概念,Drühl在藝術史上藝術家們不斷提問的「風景」主題上,創造出獨特的繪畫新脈絡,呈現屬於他的新風景4.0。

風景畫,自古代以來即存在於繪畫史,在 16 世紀前皆是繪畫中的次要背景元素, 從未被當作一種正式主題看待,直到 18、19 世紀,風景畫才成為藝術家們特別描繪的主題,並漸漸蔚為風潮。Drühl曾撰寫很多關於古代及當代藝術的研究, 他也認為這同時影響他創作的方法,他尤其對 1990 年代後結構主義及後現代主義其中論述關於作者、原創、組合、混合、混搭、跨載體及跨類型等方向感到興趣,同時,他經常漫遊在歐洲博物館典藏中擷取風景繪畫的元素,使用挪用作為創作的手法之一。Drühl截取不同作品中的屬於自己的圖像,轉而進到不同的時空。德國策展人Lisa Felicitas Mattheis探討Drühl的作品,具有藝術的反思性,包含了圖像的自主性、作者身分及挪用與轉移的權利。此也說明了「挪用」對於Drühl而言是一種讓意念開放的手段,一種繪畫自我的實驗。

最早的挪用藝術Appropriation可以追溯到畢卡索在1912年將報紙元素融入作品。1950年代中後期,英國與美國出現新一代藝術家,在周遭環境尋找靈感與題材,使用消費品與大眾媒體的訊息來傳遞圖像,被稱為普普藝術(Pop art)。許多藝術家像是Robert Rauschenberg試圖將美學傳統與大眾文化連結起來,並挑 戰媒介和技術的界線,利用攝影、繪畫與版畫將大量的物件圖像與文本融合在一起,產生新的意義。1980 年代美國知名藝術家Jeff Koons,或是知名挪用藝術家Sherrie Levine翻拍一件知名的作品,聲稱那是自己 的作品,她甚至直接複製Marcel Duchamp作品的元素,為大眾熟悉的圖像創造一個或一組新的意涵。挪用藝術一開始引起了人們對作品原創性、真實性及創作者本身的質疑;然而1980年代挪用的手法已經被藝術家廣泛地使用至今。

這次在Bluerider ART首個展展出Sven Drühl最新的繪畫系列,始於 2014 年的純漆畫(lacquer painting) ,Sven Drühl使用遊戲公司提供的矢量文件及背景紋理來創作,他轉用這些虛擬世界的矢量素材再轉化為相當擬真的風景,自此也不再與藝術史中臨摹的真實風景有關係。如同藝術家 Sherrie Levine所言的概念「每個詞、每個影像,都是被租借、被抵押的」。Sven Drühl持續地將「風景」 再轉化為新的呈現,他所描繪的「新風景 4.0」,並非眼前所見的大山大林等真實自然風景,而是曾經在藝術史上由各個藝術家所記錄、描繪、轉譯成藝術語言的風景再抽象化。

 

Sven Drühl 斯芬.杜爾

(Germany, b.1968)

PhD in Art Science 德國法蘭克福歌德大學藝術博士,於歌德大學及德累斯頓美術學院任客座教授,現居住創作於柏林。他同時也是當代藝術雜誌《KUNSTFORUM International》的客座編輯,與策展人Christoph Tannert共同出版選集《Berlin.Status》。Drühl曾獲德國大眾基金會、柏林Rohkunstbau國際當代藝術展覽、紐約Pollock Krasner基金會的重點支持藝術家項目。曾於重要美術館展出,包括波蘭克拉科夫當代藝術博物館(MOCAK) 、卡爾斯魯厄當代藝術媒體中心、羅馬尼亞國立藝術博物館,作品獲柏林現代藝術博物館(Berlinische Galerie)、德意志銀行、安聯集團 (Allianz)等永久收藏。

Sven Drühl是個數學家,又著迷自文藝復興時期以來藝術歷史中的風景繪畫。他曾撰寫很多關於當代藝術的研究,也認為這影響他創作的方法,尤其對 1990 年代後結構主義及後現代主義其中論述關於作者、原創、組合、混合、混搭、跨載體及跨類型等方向感到興趣,風景,一直是他創作的重要主題。他經常漫遊在歐洲博物館典藏中擷取風景繪畫的元素,使用挪用作為創作的手法之一。利用非傳統的材料如矽氧樹酯(silicone)、油彩、漆料等,其化學組成不同的特性,描繪山景、樹木、火山等不同的自然主題(motifs)。從歐洲藝術史到日本浮世繪中,自在地轉換主題,長時間地觀察山水的表面以及引誘人的光線,Drühl曾表示:「我試圖消去繪畫中 任何人為指涉的部分,對我而言這樣敘述性太過於強烈,我認為繪畫的主題(motifs)是開放的。」他形容自己的創作如同 DJ 一般,截取不同領域各種的曲目來做混音,並融入自己的表情風格,重生一種新的方案。

近年Drühl亦使用黑漆來創作,黑色作為一種光的顏色,畫面中與油畫相融的啞光與閃耀的黑漆(lacquer)及勾勒線條的樹酯(silicon),固定在岩石、雪地與天空 的表面上。大量的繪畫性筆觸,背後卻有秩序性的安排─肌理觸感與清楚勾勒的邊緣線條,遙望著19世紀平面繪畫的各種嘗試,並與當代超扁平(Super-flat)的繪畫風潮作出了區辨,可以說Drühl是個藝術史迷,卻又以理性架構出神秘的繪畫風景。在不同視角觀看層層疊疊的廢墟、山峰結構、樹梢、開闊視野與不平坦的岩層,將感受無限的震動與閃爍,光與影、透視與空間都是重要關鍵。我們可以在Drühl的系列繪畫中感受到藝術家擁有數學家般的客觀思維,讓他思考藝術中秩序及精確的重要性,並使用優雅的方式,去排列、重新定位,找到一種新的、屬於Drühl的公式。他曾說自己總是不循傳統,他的作品有意識地將自身與傳統繪畫區分開來。

Sven Drühl最新的繪畫系列,始於 2014 年的純漆畫(lacquer painting) ,Sven Drühl使用遊戲公司提供的矢量文件及背景紋理來創作,他轉用這些虛擬世界的矢量素材再轉化為相當擬真的風景,自此也不再與藝術史中臨摹的真實風景有關係。如同藝術家 Sherrie Levine所言的概念「每個詞、每個影像,都是被租借、被抵押的。Sven Drühl持續地將「風景」 再轉化為新的呈現,他所描繪的「新風景 4.0」,並非眼前所見的大山大林等真實自然風景,而是曾經在藝術史上由各個藝術家所記錄、描繪、轉譯成藝術語言的風景再抽象化。

New landscape 4.0 新風景4.0- Sven Drühl斯芬.杜爾 首個展

Opening開幕式:7.11 Sat. 3pm-6pm

展期: 7.11-8.30

台北.敦仁

Tue.-Sun., 10am - 7pm

台北市大安路一段101巷1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