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noud Oudshoorn

雷諾.奧德霍恩

(Netherland,b.1953)

 

Reinoud Oudshoorn 荷蘭當代極簡藝術家,畢業於荷蘭阿爾特茲藝術大學(AKI),現居住創作於阿姆斯特丹,執教於荷蘭皇家藝術學院。Reinoud Oudshoorn 以構築空間的極簡雕塑著稱,主張「雕塑應創造比作品本身更大的空間」,「消失點」是每件作品的開端,盡情延伸空間表述的可能,由線延展成面,再由面砌出空間的存在。展覽經歷遍及歐美,曾於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Stedelijk Museum),佛多爾美術館(Museum Fodor)展出。作品於阿姆斯特丹市立美術館(Stedelijk Musuem Amsterdam)、荷蘭AkzoNobel Art Foundation、荷蘭銀行(ABN AMRO)、德國私人美術館(Sammlung Schroth)等永久收藏。

Reinoud Oudshoorn 學院時期作畫,直到博物館展覽後,開始關注空間的創作。使用鐵、鋼材、毛玻璃、木質作為創作材質,並用數學的方式計算線條與視角,將他手繪的草稿製成雕塑,這些材質的選擇取決繪畫上的特性,鐵指石墨;磨砂玻璃是深度;木質定義紋理。他的靈感來源於自己家鄉的氛圍,地景、薄霧、海岸線的形狀,並用中性的牆壁或是地板上作為他創作的空間。Reinoud Oudshoorn的雕塑作品給予有形物體的有限性或是無形物體的永恆性,整體散發出一種讓人沉思的氛圍及讓人進入到冥想的境界,像雪花般小碎片黏著在窗邊的寧靜。他的作品削弱了現代雕塑的特質-量體感、材質、現實的美,他的計算成了再現與幻覺,企圖在雕塑及非雕塑之間走出一條自己的路,如同他一貫的聲明「雕塑應創造比作品本身更大的空間」,雕塑不僅呈現自身的量體,也並非只是一種空間的減法,而是創造出不斷延伸的空間,而這樣的質量,可以存在人的心理。

對於空間的極簡化及打破造型藝術的領域,以純粹方式傳達深刻的內心思想,過 去亦有許多藝術家使用這樣的表現形式創作。如抽象表現主義Abstract Expressionism,色域繪畫 Color-Field Painting 的代表人物Barnett Newman,他強調繪畫的平面特質,使純粹的色彩展現繪畫表現的極大可能。另一位代表人物 Mark Rothko,則使用純色大面積的色塊,含蓄地表現心靈的流動,使觀眾的思緒達到神性,溝通人類共通基本的情感。而荷蘭風格派運動(De Stijl)的主張,是讓作品的外型為幾何形狀,並使用邏輯、數學運算的方式來做作品,讓作品達到視覺的平衡。過去的繪畫,是為了創造空間,也為了將空間從平面繪畫中解放而產生許多的激辯,而Oudshoorn的作品則為世界創造另一種窗口,在白牆、在地板,他將創作定義為一種載體,觀者在接近牆面的那一刻,便會可以體驗一種圖像,而這樣的圖像讓空間感變得與眾不同,走進消失點為1.65M的無限領域。


這次於Bluerider ART首次個展-Vanishing Point 消失點,便圍繞著他的長期系列作品中的重要概念。西方藝術談到消失點,是自文藝復興時代,藝術家營造平面繪畫時,使其具象化的透視手法,任何角度觀看都只有一個消失點。而Oudshoorn作品在一個被劃定範圍的牆面或微型空間,假定了一個相同視角的完美消失點,其輕薄、神秘、充滿透明感,像陷入靜謐的雲霧中。實質上,觀眾們走入了消失點中,其作品的哲學,帶有東方繪畫的意境,傳達著人的意識及變化性。像是D-19、E-19、E-13等作品,表現了潛在具象的形狀發展成暗示的窗戶、門,空間裡的模糊感勾起觀者的好奇心,深入無限的世界。K-10、G-11則是在白牆上創造一種定格的延伸性,使觀者不自覺地檢查空間本身及現實的距離感。


緊貼在牆面、佇立在地板,Reinoud Oudshoorn 的作品在各種平面上創造了自己的小空間,從線條、陰影到迷幻如霧的視覺停留,從有限空間中創造無限,是一種解構的雕塑。遊走在二維到三維之間,詮釋視覺幻覺與空間的關係,優雅的、虛幻的消失點,給予觀者許多生命定格的寧靜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