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展厅
【台北·仁爱】 田野珍稀圖  Diamonds in the Field- 張惠文
Eunice CHEUNG Wai Man
 7.11-8.29 , 2020

看展览


艺术家创作影片

Bluerider ART 推出「新工笔」代理艺术家张惠文 Eunice CHEUNG Wai Man 第三度个展「田野珍稀图」‘Diamonds in the Field’ 。延续她传承细腻繁复的传统工笔技法,并大胆以超现实的当代美学观点、颠覆传统临摹山水花鸟等强调写实美的传统,创新拟人化的动物描绘风格,将古时满足皇公贵族的猎奇心理,转移至尊重大自然生物之美,为工笔画带来当代的新风貌。此次个展「田野珍稀图」‘Diamonds in the Field’ 便以新工笔画作诉说著她对生命万物的关爱、和人性的自省。

展场照片

媒体预览照片

开幕照片

工笔画则为中国绘画技法之一,注重写实,用笔工整细緻,敷色层层渲染,细节明彻入微。工笔画歷史悠久,自汉元帝起就有人物工笔画,直到唐宋开始盛行,如周昉的宫廷仕女画与宋徽宗的花鸟画。工笔画透过“取神得形、以线立形、以形达意”,达到神态与形体的完美结合。工笔画原是反映生活的一种绘画,以直观式模拟自然界物象,刻意求真求美,艺术价值甚高,曾风靡了若干年代。「新工笔」於2005年由中国策展人杭春晓提出,将一些“非再现”、”非意象抒情”、”非形式审美”为诉求,而以细腻具象描绘的纸本或绢本水墨作品以“新锐工笔”的名义展出,随著各式联展及学术梳理的深入,「新工笔」概念逐渐成型。

周昉 (8世紀-9世紀初), 簪花仕女圖, 絹本設色, 唐朝
宋徽宗趙佶 (1082-1135), 五色鸚鵡圖, 絹本設色, 宋朝
李成 (919年-約967年), 寒鴉圖卷, 絹本設色, 宋朝

中国艺术史上的工笔花鸟总以细緻工整的技法描绘珍禽异兽,以象徵古时皇公贵族的炫富猎奇心理、进贡帝王的吉祥祝贺之意,也因此具东方写实主义的工笔花鸟画,要求栩栩如生的细节,亦要求宫廷画匠对素描、线条绘製、渲染等技法的专注与精练。张惠文为当今香港「新工笔」绘画代表人物之一,虽仍使用绢本、宣纸、毛笔等传统工笔材料,但她将工笔传统以当代视角创作如诗的画作,融入超现实的意涵,更为自由地运用工笔所具有的元素进行新的视觉观表述。

郎世寧 Giuseppe Castiglione (1688—1766), 畫白猿, 絹本設色, 清朝
郎世寧 Giuseppe Castiglione (1688—1766), 孔雀開屏, 絹本設色, 清朝

2020於Bluerider ART 第三次个展《田野珍稀图》中,将再次以纯熟的技艺结合超现实的美学观点,追溯狩猎、採集的根本,探究人类的佔有欲。《田野珍稀图》从宋代《百花图卷》中得到灵感,《百花图卷》虽描绘花卉,对於宋代当时的社会环境、文化思想却有象徵性地位,而《田野珍稀图》则纪录数十种濒临绝种的花卉,这些美丽的物种因为人类大量採摘或气候变迁濒临绝种,未来也许将不復存在。

佚名, 百花圖, 墨筆, 宋朝

展出作品《大地之母》看似平静的画面,却隐约之间透露犹如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René Magritte作品”Ready-Made Bouquet”的画中人物般的蠢蠢欲动。另一作品《造梦者的奇异国度》,孤清冷漠的女仕身影,也同样与顶上羽毛绚丽的热带候鸟形成对比,画面同时呈现落寞与欢愉的对照亦可於此次多件展品中见到。中国文化中的雀鸟有各种吉祥祝贺之意,然而数以万计的禽鸟却也因人类而失去自由,甚至遭剥下绚丽的羽毛作为各种华丽的羽扇、夺目的装饰帽,诸多不人道的狩猎行为隐藏在人类对於美的慾望与追求。张惠文所关注的,便是其中人类慾望失控的矛盾,也带领观者直面生命的真实与脆弱。她以笔下拟人化的动物、植物主题表达对生命物种的关爱、人性的自省,辅以她超现实的美学观点及细腻精湛的技艺表现,搭配英诗中译的诗作,以及为各种珍禽的描述,为工笔画带来更为当代的风貌。

René Magritte (1898 – 1967), The Ready-Made Bouquet,
18-19世紀歐洲盛行以鳥類羽毛、標本製成女帽,以作為時尚品味與地位的象徵,尤其以極樂鳥的獵捕最為猖獗

看展览


艺术家创作影片

张惠文 Eunice CHEUNG Wai Man
(HongKong, b.1986)

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硕士,主修工笔动物画创作,香港「新工笔」绘画代表人物之一。Eunice CHEUNG Wai Man 张惠文擅长以精细的工笔技法,以超写实的动物拟人化的美学风格,表达尊重万物生命的创作理念。拥有丰富个展及国际展出经验,曾於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以及义大利圣十字教堂(Basilica of Santa Croce)展出展出工笔与新媒体创新作品, 2009年入选《香港当代艺术双年奖》,虽为年轻新生代「新工笔」创作者,实力与潜力却备受多方肯定。

2015年受邀於台北故宫「艺域漫游-郎世寧新媒体艺术展」为「探索郎世寧世界之花鸟走兽」新媒体展品绘製画作。

中国艺术史上的工笔花鸟总以细緻工整的技法描绘珍禽异兽,以象徵古时皇公贵族的炫富猎奇心理、进贡帝王的吉祥祝贺之意,也因此具东方写实主义的工笔花鸟画,要求栩栩如生的细节,亦要求宫廷画匠对素描、线条绘製、渲染等技法的专注与精练。「新工笔」对于工笔画有着艺术与工艺层面上的延续,保留工笔画工整细緻的勾勒与渲染技法,同时融合西方写实主义的画面构成、色彩使用与形象表现,更展现诸多新意,兼具传统水墨韵味与当代精神双重特性。

张惠文「新工笔」绘画创作延续细腻繁複的工笔技法,主题思想则以时事、社会议题、万物间的联繫为轴心,将生活的朴质带入创作之中,颠复并超越了过往工笔画临摹山水花鸟等强调写实「美」的意境呈现。虽仍使用绢本、宣纸、毛笔等传统工笔材料,但她将工笔传统做出延伸,并以当代视角创作如诗的画作,融入超现实的意涵,更为自由地运用工笔所具有的元素进行新的视觉观表述。艺术家以拟人的型态描绘由动物视角出发的世界,不仅令人思考动物在不同环境地域与社会文化的生存状态,更串起人与动物间密不可分的关係,透过细緻的笔触绘出自然之美的咏叹;此外作品中加入许多现代生活的元素,也更引起观者的共鸣。

2016年於Bluerider ART 举办个展《The Immovable Feast 盛宴》

2014年於Bluerider ART 举办首度个展《Could you give me some water? 给我一杯水》

媒体报导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