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rider ART 悼!代理藝術家林定義Lin, Dingyi (1971-2021)

Bluerider ART 沈慟宣佈,代理藝術家林定義Lin,Dingyi 已於2021年3月28日不幸病逝於廈門。我們謹以無比哀悼心情,追憶這位如風的雕塑家。林定義 Lin,Dingyi 廈門仧人美術館館長,Bluerider ART 代理藝術家,1971年出生於台灣,2021年病逝於廈門。擅長以不銹鋼紅銅雕塑,表現如風劃過皮膚的輕柔樣貎。


悼 生命鬥士 藝術家林定義
elsa wang 2021.4.5


每次見面,你總是路過打聲招呼就走,怕驚擾我似的,很輕很輕,輕到我都忘了我們是哪一年認識。你總說喜歡來看我們的展覽。2019年我到廈門,你剛上任仧美術館館長,高興地邀我去看你籌辦的首場常玉大展,和在廈門洲際酒店大廳,你創作的那頭巨鯨雕塑,我開玩笑你這麼瘦,大概養份都給了作品。那是我第一次明白你是位自我要求完美的藝術家。我說很欣賞你設計寫信給常玉的場景,是惺惺相惜和互信,我們開始了藝術商品的合作。

接下來一直很忙,都是透過窗口進行,你我反而沒怎麼連繫。記得有一次,我在電話上隨口問你近來可好? 你停頓了一下,接著用你一貫很輕很輕、平靜的語氣說:「薇薇,我告訴妳一件事,我得了癌症。」「什麼?」以為我聽錯了,因為你的口吻平淡得就像被蚊子叮了一下沒事似的。「初期是吧?」我問。「末期!」我大概很難忘記,那刻我全身開始發麻打哆嗦久久不已,瞬間我沈默無語,你反而安慰我說你會好起來。一個很自然的反應,想起你曾提及希望由我們在台灣你出生之地舉辦首展,當下就決定,我們來辦展吧!

2020年4月,你的在台首個展在嚴峻的疫情中舉行,為了出席個展,你提前回到台灣,開幕前你告訴我,要進醫院做個小手術,為此開幕延後一周,你輕描淡寫說,所以所有關於個展的準備工作及活動,我沒有對你心軟,每一樣用力做足。那幾天我發現,應該不只是個小手術,你要挺坐幾個小時接受採訪,整個人腫漲、講話吃力,但奇怪的,你依然笑得坦然,不帶一絲哀怨。開幕日當天,你的哥哥妹妹一直陪著你,看得出兄妹情深,還有很多你的故人朋友、以及我們邀請客人都到場,我笑說是你的魅力,今天開幕十幾位董事長出席,過程中你一手扶桌撐著,堅持全程站著和大家開心拍照聊天,所有人都專注於作品,沒有一個人來問我你身體狀況。我讓你坐下躺下休息你都不肯,精神奕奕,似乎軀體上的折磨,已被你的精神力量所征服。好不容易觀眾散去,我都累了,你還拉著我,眼睛閃亮亮說著一串未來計劃,我總對你說,慢慢來,先把身體養好了。你說作品賣了,把錢捐給山地貧童,你身邊不要留錢財。現在想起來,如果我知道上帝這麼快帶走你,我不會再說慢慢來。

艱難的藝術生涯造就了藝術家內心的靭性,或許因此,很少藝術家作品是感覺柔軟的,而你卻是少數之一,特別你以剛硬的材質不鏽鋼紅銅,對比表現如風輕拂的樣子。在你我訪談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你說你的靈感源自於禱告日記,上帝給了你創作的想法。我心想,你才華洋溢卻一路顛跛,多年創作的雕塑作品不曾輕易展出,從年輕在街頭畫人像、到正要在美術館施展抱負之際,上帝在你的黃金歲月給了致命的一擊,你卻始終無怨無悔,無比樂觀相信自己會好起來。每次我問你如何,你都說很好,雖然整個人從清瘦到臃腫,你的外表完全變了樣,但你的笑容卻一如孩子般真切,征服了眾人。我也真的相信你會沒事、一切會好轉。直到在廈門的告別式,你的未婚妻說其實你病情一直很嚴重,只是不想讓大家擔心,直說沒事。生死關頭,有多少人如你樂觀,還有心思為別人著想?那些曾經懷疑你的人,不怪他們,只怪這人間太功利,像你這樣輕盈的靈魂太少。

幾個月前有一天,你特別跟我說,要回來畫廊看我們,但始終沒有出現,我現在知道,原來你進了醫院,就再沒回家。正如你說,風,滑過皮膚,有它的樣子,那就是你的作品。對我而言,你就是那風,在短暫殘忍的人生,以你寬容如風般的輕柔、輕拂過所有人的皮膚,閉上眼看見你天真的笑容、聽見你真實的心聲,是我和團隊的驕傲,與你一起完成2020年那場最終的個展 「如捕風」 Wind Catcher ,不勝感嘆Bluerider Family 這個大家庭慟失一位優秀的藝術家。
清明時節白花紛開,花海中你睡安詳,念去去,一切隨風,你我君子之交,縱萬般不捨,惟願逝者重生,生者堅強!安息吧,朋友!真正的藝術家精神不滅,你活在作品裡!在人心裡!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