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her of Nature 大地之母(Eche-23)

藝術家:張惠文 Eunice CHEUNG Wai Man

尺寸:138x83cm

年份:2014

媒材:ink and color on silk

捕鳥人系列:藝術家基於自身對於動物鳥類熱愛,深入研究物種特色,棲息習慣、為動物生存權發聲。將傳統花鳥工筆劃,賦予當代的新生命。此系列作品追溯狩獵的根本,探究人或雀鳥同類狩捕的本質,直面人類的佔有慾。 18-19世紀歐洲仕女盛行以鳥類羽毛、標本製成女帽,以作為時尚品味與地位的象徵。某些鳥類在懷孕時羽毛特別美麗,卻遭剝下絢麗的羽毛作為各種華麗的羽扇、奪目的裝飾帽,諸多不人道的狩獵行為,突顕自私的人類對於美的慾望與追求。作品《大地之母》看似平静的画面,却隐约之间透露如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René Magritte勒内·马格利特作品”Ready-Made Bouquet”的画中人物般的蠢蠢欲动。艺术家並邀请诗人针对作品创作英文诗句,翻译成中文。

以下詩作為藝術家邀請詩人針對挑選作品英文創作,並翻譯成中文

鏡外五幕
盧美樺

翻譯:盧美樺       編輯:梁慧思 

她的貓可能就躲在沙發下面。她俯身搜索,
一隻填塞而成的雪鵐從她帽子上掉下來。
貓兒飛撲而出,一把抓住,把鳥兒撕得四分五裂。

「這根本是汽油!」她在小溪旁一家露天咖啡館內發牢騷。
帽上那隻塞滿棉花的白鷺擺出最誘惑的姿勢,一隻雄性白鷺在帽上盤旋,
俯衝喙啄白鷺的雙眼,直至兩顆珠子鬆脫,然後洩糞。

這個沒有孩子的太太在家裡只披著那頂帽子,上面是塞滿棉花的鸊鷉幼雛。
她在後園晾衣服時,一隻來自附近池塘的鸊鷉母親
帶領她的幼雛隊伍,在婦人腳邊坐下,看守著。

這名愛鳥者自封為「萬鳥之后」。一隻孤寡的松雞
在叢林裡發現一頂她丟棄的黑帽,上面是一隻漂亮的同類。
松雞靠近,端詳這臉孔,「登登」鳴叫,向這充塞棉花的同類示愛。

金翅啄木鳥越發罕見。在最失她歡心的帽子上,
那隻死掉的燕鷗和她的幼雛仍瞪著眼。她把他們拔掉,
騰出空間予新到塞滿棉花的啄木鳥。這次貓兒不屑一顧。

翻譯自英詩Five Acts Outside The Mirror 


鳥兒名單

普通燕鷗
披肩松雞
鳳頭鸊鷉
灰伯勞
雪鴎

白雉
剪尾王霸鶲
白鷺

藝術家 Artist

張惠文 Eunice Cheung Wai Man
( Hong Kong, b.1986 )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碩士學程,主修工筆動物畫創作,當今香港「新工筆」繪畫代表人物之一。擁有豐富國際展出經驗的Eunice CHEUNG Wai Man於2013年至2016年期間連續四年參展香港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 Hong Kong),2013年亦受邀成為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一墨相承:香港藝術家十二人展》聯展藝術家,與新媒體結合之系列作品曾於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館和義大利聖十字教堂(Basilica of Santa Croce)展出,2009年作品入選《香港當代藝術雙年獎》,雖為年僅三十多歲的新生代「新工筆」創作者,實力與潛力卻備受多方肯定。

👉更多詳細資訊

Scroll to Top